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南平频道> 南平新闻 > 正文

抚州治疗近视最好的医院,抚州治疗近视有没有后遗症,抚州治疗近视最好方法

2017-11-23 02:01:52  来源:闽北日报  责任编辑:吴杨珠   我来说两句
分享到:

原标题:“清水衙门”现贪虎:单张万元面膜贴全身 贪腐细节惊呆纪委

  一死人,崔永强就能捞钱。

“每火化一具遗体,殡葬公司从治丧补助费中给他100元提成。”

“每销售一座公墓,殡葬公司按售价的1%、2%、3%给他返利。”

……

这不是小说里的情节,而是中纪委曝光的真实案例。

崔永强,贵州省沿河县民政局殡葬管理局原副局长,今年6月,因“提成”治丧补助费、公墓费,收取拜年款,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并被移送司法机关接受处理。

殡葬管理局向来被视为“清水衙门”,不掌握实权,也不会经手大笔钱财,权利小、油水少......

而事实恰恰相反,无论是所谓的“清水衙门”,还是权重部门,都掌握一定的权力和资源,都有滥用和寻租的可能。“冷衙门”看似权力有限,其中同样有“肥缺”。一旦看到有“空子”可钻,某些人便会“闷声发大财”。

“冷衙门”频现贪虎:“水老虎”敛财过亿、小会计花千万美容

“从动物身上拔毛”的肖绍祥,他曾是北京动物园原副园长,却沦落为千万级巨贪;他疯狂敛财1000多万,却连1万元“小财”也不放过;他家藏600余万元现金,却辩称是自己倒腾石头、开出租所得……

“水老虎”马超群,他曾是北戴河供水公司原总经理,在他家中被搜出1.2亿元现金,黄金37公斤、在北京和秦皇岛等地的房屋手续68套,他们价值几何,不言而喻......另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位参与谈话的中层干部回忆称:“几次谈话会后,有纪委官员感叹说:"就像听故事一样,没听过这样的人。"

资料图:马超群

在单位“一人独大”的耿晓军,他曾是安徽省黄山市园林管理局原局长,4年间“大手笔”置办38套房产;他日常从工程里拿了“大头”,所以其受贿并不多,但其可谓是“大小同吃”,到后来甚至发展到了索要的程度,活像一个为所欲为的“土皇帝”......

为“美”而贪的柏玲,她曾是江苏省高邮市农委一名会计;为了能像影视剧里的女主角一样光鲜亮丽,短短两年间,她利用职务便利伪造银行对账单、从银行提取现金、私自将公款转入个人卡中不记账等手段作案达57起,累计贪污公款1000余万元;她在高邮某美容店消费高达800余万元,有时甚至将每张上万元的面膜贴满全身......

上至单位里的“一把手”,下到基层岗位的普通员工,“清水衙门”里滋生出的腐败,一次次颠覆了人们的固有认知,让人不禁思考,“清水衙门”里的巨资从哪来?这些“贪虎”又是如何把清水搅浑,从中榨出油水?

清水如何榨出油水:想方设法挪公款,“一人独大”无人管

柏玲贪污的千万巨资,都来自高邮市农委私设的“小金库”。

据了解,从2008年开始,高邮各级农委下达的农业项目,实施单位(企业、合作社等)要向农委缴纳一定“技术服务费”;向上申报“高效农业”等项目资金也要返回一部分给农委;加上每年上级奖励给高邮市的农业先进县资金,这些款项都放在大账之外,即所谓的“小金库”。

2008年至2013年,高邮市农委的“小金库”资金累计千万余元。

这个“小金库”完全交由柏玲看管。而能够打开“小金库”大门的单位财务专用章、法定代表人个人印章、财务负责人个人印章居然全部掌握在柏玲一人手中。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2014年农委的一位负责人听到传言,说农委财务科有个姓柏的女孩,在美容场所高消费,引起他的重视。这位负责人向单位主要负责人报告,该主要负责人提出查一下,结果什么也没查到。

在“清水衙门”里,一人独揽大权的并不在少数。

今年2月,浙江省台州市黄岩区江口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原主任、殡葬管理所原所长林再新挪用公款问题被通报。

身为江口街道综合治理办公室主任、殡葬管理所所长,林再新于2011年10月开始接手公墓票据开具和公墓款代收、保管工作。看到公墓款收入多,收钱、开票、保管都由他一个人说了算,再加上当时股市行情看好,林再新蠢蠢欲动,挪用公墓款投到股市发点财的想法便由此产生了。

从2012年8月至2015年8月,林再新多次挪用公墓款共计人民币178万余元,这些钱,都被他投进了股市。

上文提到4年间置办38套房产的耿晓军,之所以能如此大手笔,一个关键原因就是在黄山市园林局任职时间太长,担任局长后,单位大小事宜完全由他一人说了算,对其违纪违法行为,不仅内部心知肚明,其培植的下属甚至参与其中。

由此可见,“清水衙门”业务性、专业性强,干部流动性较差,容易导致人事固化,形成“小圈子”和利益共同体,不仅架空内部监督,还易导致沆瀣一气。

“贪虎”为何滋生贪念:埋怨单位寒碜、认为自己大材小用

因犯贪污罪、受贿罪、信用卡诈骗罪、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的福建省莆田市台联原专职副会长廖明来在忏悔书里写到“内心失衡,总是埋怨自己的单位太寒碜,是被大家遗忘的角落,贪念在心里疯长。”

廖明来的这段忏悔其实代表了许多“清水衙门”中腐败官员的心理历程:嫌弃单位寒碜、是被人遗忘的角落,不平衡的心理加上侥幸心理,让他们的贪欲被一再放大,走上了肆无忌惮的贪腐之路。

湖南省纪委曾发文剖析一起违纪案例,披露了一个平均年龄不足26岁的共青团湘潭县委整个领导班子出现违纪问题,着实令人震惊。时任团县委书记万子萱,副书记陈泰宏、胡巧,青年服务中心主任黄怿,办公室主任周琼宇共5人受到纪律处分。

时任团县委书记万子萱曾如此说:“团委能有什么事,团委的事情都是小事,团委的事情其他单位也有。”

正是因为这种不满情绪与侥幸心理。2013年起,万子萱先后安排、授意胡巧、周琼宇利用开展大型团组织活动等便利,分月虚开办公用品、租车费等支出发票,套取财政资金总额达54.5万元。

与廖明来、万子萱有同样心理的,还有广东省佛山市档案局原局长张永钊。

作为广东省佛山市市直机关第一个博士,张永钊可以说仕途平坦,一帆风顺。2010年,张永钊顺利升任佛山市档案局局长,然而这位“明星官员”的内心却有些落寞:档案部门是个清水衙门,只有干活的命。

广东省佛山市档案局原局长张永钊

带着一丝“大材小用”的酸楚之意,本着“权力不用,过期作废”的错误思想,他仔细盘算着该如何用好手中资源,尽可能使权力发挥最大效用。

适逢佛山市筹建数字档案馆系统,承建商某公司负责人卢某给他25.1万元人民币、1万美元作为好处费,张永钊欣然接受。

2012年下半年,佛山市档案局上马市档案馆新馆智能馆库系统项目和智能密集架项目。张永钊秘密谋划、其心腹全程操办,最终,市档案馆新馆智能馆库系统由卢某的公司参与制定标书并顺利中标,卢某承诺事成之后给他50万元回扣。

而市档案馆新馆智能密集架项目,张永钊采用同样的手法让另一公司中标,该公司老板徐某承诺给他80万元回扣。

张永钊自以为事情做得天衣无缝。不料,两笔合计130万元的回扣尚未收到,他就被市纪委盯上。随之,他的仕途戛然而止。

2015年10月,张永钊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

由此可见,“清水衙门”里贪虎频现,一个个胆大妄为,一方面是制度、规则漏洞的存在,为其以权谋私打开了方便之门。另一方面则是他们思想上“缺钙”,放纵自己的贪欲,滥用职权、唯利是图。

再干净的屋子,不打扫也会浊气满室。

自党的十八大以来,我们党坚持正风反腐无禁区、全覆盖、零容忍,一系列“清水衙门”腐败浮出水面,这既反映正风反腐的成绩,也表明反腐败斗争形势依然严峻复杂。只有继续坚持从严治党、从严治吏,强化正风反腐“不松劲”,让反腐劲风吹进“衙门”的每一个角落,才能真正消除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文/陈欣)

作者:陈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心情版
相关评论